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關於五十肩的醫學研究與按摩健康照顧



本篇文章將回顧與討論五十肩的症狀、西方醫學的治療研究進展、東方醫學的治療與處理方式,並提出李博士對於五十肩的研究心得。

一、五十肩是什麼?

五十肩,儘管這種病症在西方醫學文獻已經被討論一百多年了,但是定義、診斷、病理學和最有效的治療方法仍然很不清楚 [1]。西方醫學最早記載五十肩症狀的文獻可追溯至 1872 年,當時是以肩關節周圍炎(或譯肩周炎,scapulohumeral periarthritis)來稱呼此症狀 [2]。在 1934 年則首次以冰凍肩(或譯冷凍肩肩凝症frozen shoulder)稱呼這種肩膀可旋轉範圍縮小的綜合症狀 [3]。隨著不同醫學派系,尚有從發炎角度命名的粘連性肩關節囊炎(adhesive capsulitis of shoulder)、從發病位置命名的肩峰下夾擊症(shoulder impingement)、從症狀群體命名的肩膀旋轉肌症候群(rotator cuff syndrome)等稱呼。

症狀與成因

五十肩的典型症狀是:手舉不起來(無法梳頭)、手無法往後旋轉(無法抓背)、手臂活動範圍大時肩膀會痛、睡覺時甚至會肩膀痛醒,肩膀幾乎完全喪失外旋功能 [4]。西方醫學文獻將五十肩的病程分為三個階段 [5]。第一是疼痛階段,可以觀察到肩關節囊增厚、旋轉角度降低、以及持續的疼痛,約持續 10~36 週。第二是冰凍階段,疼痛減輕、組織纖維化、關節間隙縮小,約持續 4~12 個月。第三是解凍階段,部分患者可能會逐漸恢復正常活動角度,約持續 12~42 個月。

五十肩在一般人群中的發病率是 3~5%,但糖尿病患者發病率卻高達 20% [6],其峰值發生率在 40 至 60 歲之間,在這些年齡組和體力勞動者以外很少見 [7]。與男性患者相比,女性的發生率較高;並且多變量分析表明,糖尿病和輕度創傷史是疾病的獨立危險因素 [8]。甚至接種疫苗的小創傷也可能引發五十肩 [9]

透過屍體解剖,證實五十肩的成因來自於肩膀組織的攣縮 [10]。從細胞層次觀察,肩關節周圍的組織啟動了一些讓肌肉纖維化的機制,肌肉纖維化引起肩部攣縮,從而減少關節空間,因此限制了肩膀的活動範圍 [11-13]。只是,引起這種病理解剖的起始因素知之甚少 [6]

雖然過去有文獻認為五十肩在二到四年後會自己痊癒 [14-15],然而 2017 年最新的系統性回顧研究顯示「五十肩會自然痊癒」這件事缺乏嚴謹的根據 [16]。換句話說,五十肩不會自己好起來,需要療癒才會改善。

X 光或 MRI 檢查有幫助嗎?

事實上,五十肩的診斷主要以臨床症狀為根據。在 X 光攝影下的肩膀,並不會顯示出病理變化 [17]。2017 年 10 月的醫學論文更指出磁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 所提供的輔助檢查結果,在治療 6 個月的隨訪中,沒有一個評估參數與臨床症狀相關 [18]。因此,除非懷疑有其他疾病需要攝影檢查,否則針對五十肩本身,無論診斷或療效的判斷都不需要 X 光或 MR 造影檢查

二、西方醫學的治療方式與效果

西方醫學常用的療法有消炎止痛藥(NSAIDs)、類固醇、物理治療、以及麻醉下操作(Manipulation Under Anesthesia, MUA)等方式。在過去資訊不普及的時代,西醫師們期待這些療法或許能緩解五十肩患者的不舒服症狀,因此這些療法成為西醫治療五十肩的主流。隨著時代演進,西方醫學界開始懷疑這些方法是否真的能治療五十肩,針對各方法療效的研究報告一一出爐。

消炎止痛藥與類固醇

消炎止痛藥算是最廣泛被西醫用來治療五十肩的療法,然而卻缺乏文獻證據支持消炎止痛藥治療五十肩的有效性。系統評估文獻顯示消炎止痛藥只能提供患者緩解短期疼痛的效果,對於五十肩長期治癒的療效則缺乏令人信服的臨床證據 [14, 19-20]

當消炎止痛藥無法緩解患者五十肩的症狀時,會有西醫師建議在肩關節局部施打類固醇。對於注射不同劑量類固醇的療效研究顯示,使用高劑量和低劑量類固醇的效果無顯著性差異 [21]。過去多年來各方研究皆顯示,無論口服或注射類固醇,對於五十肩只有 6 週以內的症狀緩解效果,超過 6 週的效果與安慰劑相同,無長期治癒五十肩的療效 [22-28]

五十肩發作時的疼痛往往讓人生活不便,甚至影響睡眠。因此適當使用消炎止痛藥或類固醇,可以幫助患者度過短期的不適。然而考慮這些藥物並無治癒的療效,因此在長期使用上,便要考慮藥物帶給身體的負擔和副作用是否有使用價值。

物理治療

台灣的骨科醫師、復健科醫師、以及物理治療師,普遍讓五十肩的患者接受物理治療。然而,早在 1984 年就有研究報告對物理治療用於五十肩的療效提出質疑,物理治療治療的患者和沒有治療對照組的患者之間的差異不明顯 [29]。目前的文獻表明,與對照組相比,單獨的物理治療幾乎沒有任何益處 [30]甚至有可能降低其他治療方法的效果 [22]。甚至,常用的物理療法包括體外衝擊波、電磁刺激、雷射光刺激等多種物理治療裝置的療效,沒有一個通過隨機對照研究檢驗 [7]

白話來說,五十肩患者並未從物理治療獲得療癒,他們只是接受物理治療的刺激後,心理安慰以為獲得治療;然後隨著時間五十肩本來就會有所變化,患者就以為是物理治療的療效。事實上,物理治療對五十肩而言是無效的治療方法。面對五十肩應當考慮物理治療以外的辦法,不該再採用無效的治療

麻醉下操作與外科手術

五十肩患者肩膀的可活動範圍狹窄,在肩膀活動超出一定角度時會強烈疼痛,導致復健過於痛苦而難以執行。為了讓患者在不疼痛的狀況下讓肩膀在正常角度內活動,產生麻醉下操作這樣的療法。患者先被麻醉,然後由醫師來活動患者的肩關節。

麻醉下操作的安全性不斷被受質疑,因為已經有許多報告指出該手術可能造成肩關節其他傷害:關節積血、肩關節盂唇(Superior Labrum Anterior and Posterior, SLAP)損傷、盂肱韌帶斷裂、肩袖腱撕裂、肱骨頸骨折和關節盂骨折 [31-32]。同時,實際上並沒有證據表明麻醉下操作比患者自己日常活動更好 [33]

運動、按摩與熱療

五十肩的困擾是動不起來,甚至動了會痛。然而,種種證據顯示運動對於五十肩有顯著療效。回顧超過 2000 名患者的報告指出,在家自行依指示運動與接受按摩,對於治療五十肩有效,療效甚至是接受優秀物理治療師被動操作的療效的兩倍 [34]即便是五十肩的疼痛急性期,運動也能有效減輕疼痛和增加關節活動角度 [35]。運動加物理治療比僅有物理治療更能改善五十肩的症狀 [36]甚至,在可忍受疼痛範圍內的運動,都比物理治療加徒手治療(此徒手治療指的是西醫的拉伸、扳折患者等技術操作,非東方的按摩更有效果 [37]

在熱療方面的隨機盲測研究顯示,比起僅在表面組織加熱,給予深層組織熱能可以獲得更好的疼痛緩解與活動角度改善 [38]。用白話來說,就是長時間的熱敷讓熱力透到肩關節深處,會比短暫地熱療還有效。

三、東方醫學的治療方式

東方醫學,泛指把脈處方用藥、草藥、針灸、油壓、指壓、拔罐、推拿、按摩......等醫療技術,我們簡化分為吃藥的內科與不吃藥的外科兩類來討論。東方醫學有數千年的歷史發展,對於同一疾病症狀往往可能存在多個文獻敘述不同治法,這讓現代人在採用古人的醫術時面臨選擇上的困擾。如果兩位古人流傳下來的論述有矛盾或定義模糊時,仍須現代人做實驗比較,才能確知哪位古人的論述較貼近臨床療效。

在中國,醫學研究幾乎是全面性地造假。2017 年國際論文出版商 Springer 史無前例地撤銷 107 篇造假的論文,這些論文全部來自於中國 [39]。牽涉造假的中國醫師多達 524 名,中國各大醫院的醫師幾乎無一倖免 [40]。因此來自中國的東方醫學研究報告,欠缺採信的價值

在台灣,參與東方醫學相關的從業人員,無論執行的是診斷、開藥...等內科業務,還是執行針灸、按摩、拔罐、刮痧、推拿...等外科業務,執行者多數不具備博士學位,僅領有合格執業資格。因此,發表高品質的東方醫學學術著作,在台灣尚屬於頂尖的開創性工作


東方醫學內科的角度

東方醫學內科不將五十肩當作是一個病,而是個人的整體健康失調後,在肩膀產生一些痛症、痺症的現象。東方醫學不會說病人「罹患五十肩」,而是單純地記錄病人有肩膀痛、活動角度喪失等「症狀」。接著判斷肩膀痛的成因,考量病人的體質,決定處方用藥。

在東方醫學的論述裡,風、暑、濕、寒、燥、火、瘀、痰、虛、陰......皆可能產生肩痛、僵硬等症狀。相應的處方用藥,解表祛風有桂枝羌活等、清涼消暑有香薷石膏等、利水除濕有茯苓薏仁等、溫熱祛寒有肉桂乾薑等、補水潤燥有麥冬生地等、解毒瀉火有大黃黃連等、活血化瘀有紅花桃仁等、健脾化痰有二朮二陳等、益氣補虛有人參黃耆等、補腎壯陽有蓯蓉附子等......。

隨著醫師對眼前五十肩患者的成因判斷不同,處方用藥就不同。因此,東方醫學沒有「五十肩藥」這種概念。如果處方用藥正確,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應該要每週都可以感受到健康進步,直到痊癒。反之,如果醫師對肩膀不適症狀的成因判斷錯誤,則病人服藥將沒有效果,甚至危害健康。


東方醫學外科的角度

東方醫學外科將五十肩視作肩膀局部的肌肉攣縮或瘀血問題,在討論病因時不牽涉內科,並且在提出治則時著重在局部技法操作,不從全人整體健康失調的角度來探討五十肩。因此,東方醫學內科與外科看待五十肩的角度,目前尚未有交集。

東方醫學外科猶如雞尾酒療法,往往在治療五十肩的方法中,同時包含了多種外科技術 [41-52]:(1) 肌肉的解剖學說明,以針對肌肉刮痧、按摩、拔罐;(2) 穴道說明,以針對穴道放血、針灸、拔罐;(3) 關節活動說明,以帶動患者做關節運動;(4) 手法說明,講述可能適用於肩部的按摩技法。市面上充斥著陳述治療方法的書籍,但缺乏詳細討論臨床經驗的書籍

另一方面,東方醫學外科非常強調施術者的手感,同樣對肩膀施以按摩,隨著施術者的手感優劣,會產生有療效、無療效不同的效果。因此現代西醫實驗要求的黃金三原則: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RDBPC)[53],本質上無法應用於東方醫學外科按摩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做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按摩,我們也很難做出假按摩使被按摩者不知道自己接受的只是安慰性的按摩。

由於東方醫學外科也缺乏對五十肩的實驗統計,因此本文建議對各方法保持同時接受並存疑的態度:如果手法處理正確,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應該要每週都可以感受到健康進步,直到痊癒。反之,如果肩膀症狀沒有越來越改善,那就表示患者需要尋找其他施術者或其他技術。

四、本文提出的論點

我遇過不少肩膀舉不起來、一動肩膀就痛、牽引項背不適、被診斷成五十肩、到處找中西醫都看不好的患者;然而,這些患者多數都只是肩膀附近的肌肉緊繃,只要經過正確專業的按蹻放鬆,馬上能活動自如。真正有「冰凍症狀」的個案,其實並不普遍。因此市面上許多中醫書籍將五十肩依患者體質分為多種型態,這種觀點我保持存疑。個人認為,許多五十肩患者並非真正五十肩,而是簡單的小病被誤診為嚴重的五十肩。所以我主張五十肩是五十肩,體質是體質;五十肩的用藥當然要依體質調整,但並非五十肩的成因有多種

真正的五十肩,其實不止肩膀緊繃,在我遇到的個案當中,往往其背部、脇肋、胸部、肩膀同時都僵硬成塊。這樣的症狀才與西醫所述的五十肩症狀相符。並且上臂肌肉的狀態,觸感不是一束有彈性的肌肉,而像是緊繃成一條細小僵硬的弓弦。這樣的肌肉狀態,也可以在中風患者身上發現:有些中風患者的上肢或下肢,其肌肉可能會僵硬強直,像五十肩一樣呈現冰凍狀態,無法控制。所以若綜合糖尿病、中風、肌肉緊繃這三項資訊,我主張易得五十肩的體質在東方醫學屬於「實證(缺陰)」的體質。如此可以整合東方、西方醫學關於患者體質在內科上的論述,給予東方醫學用藥一個正確的方向。

當我們按摩五十肩患者的肌肉時,有可能表層的肌肉柔軟有彈性,但是深層的肌肉僵硬無比。做關節活動時,若將柔軟的肌肉比喻成水,會流動,則五十肩患者的深層肌肉就像冰塊一樣,完全僵硬地黏在關節上。雖然五十肩只有肩膀僵硬卡住不能動,但實際上胸、背、脇的深層肌肉可能早已非常緊繃。因此,我主張五十肩的本質是以肩為核心,肩、胸、背、脇大範圍的深層肌肉緊繃

五十肩的酸痛與一般肌肉酸痛有著最大的不同:一般肌肉酸痛只要休息睡覺,肌肉就會自然放鬆,解除酸痛;五十肩則是越讓肩部的肌肉休息,肩部肌肉就越緊繃,乃至於睡覺時會肩膀痛醒。這個現象可以由我的主張獲得解釋。因為肩膀局部肌肉越被放鬆,則肩部肌肉越被胸、背、脇周圍緊繃的肌肉拉扯,導致疼痛。所以也可以解釋為何拉筋運動與牽引術對五十肩無效,因為都僅讓肩部肌肉局部放鬆。

由於病因是大範圍肌肉緊繃,並非受傷、感染、發炎或自體免疫疾病,因此可以解釋為何在西醫的研究當中,一切藥物或物理治療皆不能治本;只有按摩與自主運動才有根本療效,且深層熱療比淺表熱療有效。同時可以解釋為何許多患者接受局部穴道針灸、拔罐無效,因為局部放鬆後,馬上被其他部位牽引,導致又再緊繃。刮痧往往無效,因為過於表層。西醫徒手療法與整脊術無效,因為僅以槓桿原理施力於關節。我對治療五十肩的研究心得,與西醫的文獻探討結論一致:大範圍深層按摩、熱療與自主運動,是治療五十肩的最佳辦法。要讓所有相關肌肉同時放鬆,然後靠運動讓肩部肌肉恢復力氣、彈性,使肩膀有力活動、且能抗衡其他部位肌肉的拉扯,肩關節才會恢復正常。

由於五十肩所需相關按摩的範圍既深且廣,將解剖學課本打開一條條肌肉名稱抓出來背,在臨床上是否有實質意義,本人強烈質疑。個人建議最好的辦法就是整個胸、背、脇、肩摸到哪裡肌肉緊繃,就將哪裡肌肉放鬆,不要僅限於教科書上的少數一兩條肌肉或肌腱。坊間的人體模型更只有表層大塊的肌肉,缺乏裡層的小肌肉,若東方醫學的執行師僅懂得處理表層大肌肉,是嚴重地缺乏專業素養。

由於五十肩是越不動症狀越嚴重,且五十肩的肌肉在按摩很容易再次緊繃。因此個人建議五十肩患者的自主運動,即使疼痛也要忍痛持續動下去!並且,緊繃的肌肉在接受深層按摩時會非常刺激(酸痛),但即使如此也要持續地接受按摩、大範圍地接受按摩。以我所遇到的五十肩個案來說,他們在接受正確的處理方式之後,平均需要一到兩個月的時間才能讓肩膀完全不痛,大約要三、四個月的時間才能讓肩膀恢復原始活動角度。

處理五十肩是非常漫長且痛苦的療癒過程,且由於症狀反覆,如果單就短期肩膀是否止痛、是否恢復運動角度來看,所有按摩結果乍看似乎都不具療效。然而若每週持續觀察,就可以發現緊繃肌肉的範圍越來越少,深層肌肉越來越不緊繃,僵硬如弓弦狀的部分肌肉逐漸恢復正常。個案的酸痛感,則是從無時無刻都在痛,漸漸變成有一兩天不痛,然後是四五天不痛,直到保持不痛。

在我查考的東方外科療法文獻當中,僅有<<李墨林按摩療法>>一書有詳細說明作者治療五十肩的心得 [54]。該書作者表示,按摩能治癒 90% 以上的五十肩病例,並且按摩的療效較其他療法的效果更顯著,而患者主動配合堅持鍛鍊,是治癒五十肩的關鍵。我對五十肩的研究結果與此書的陳述一致。此書雖然是 30 年前的舊作,但卻是我所找到唯一公開按摩臨床心得的著作。因此推薦給有意學習推拿、按摩、按蹻的人,這本書是很重要的臨床經驗參考。

五、結論

本文已經探討了西方、東方醫學對於五十肩的治法與療效,並提出個人對五十肩的成因、內科用藥方向、以及外科處理原則。我主張五十肩是實證,肩膀凍結的本質是以肩為核心的肩、胸、背、脇大範圍深層肌肉緊繃。

從五十肩的成因、症狀、與有效的治療方法,再再顯示五十肩不是疾病,而是肌肉的酸痛緊繃。因此,種種治療疾病的辦法如消炎止痛藥、類固醇、物理治療等,都不能根治五十肩。各種證據顯示,根治五十肩的最佳辦法是不屬於醫療行為的方法:按摩、熱療與自主運動因此民眾有五十肩症狀時,別再浪費醫療資源、麻煩醫生和物理治療師了。醫生與醫事人員的專長在於醫治疾病,所以,讓醫治疾病歸醫治疾病,療癒酸痛歸療癒酸痛,好嗎?


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大家,在各種療癒酸痛的方法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法。關心酸痛的朋友們,如果想認識更多相關知識,請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按讚,並追蹤消息,以取得第一手發佈資訊。如果您有任何的疑問或意見,歡迎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的粉絲專頁,我們都會在那裡直接互動。希望大家都健康、豐盛、幸福。


作者資訊
李侑青
國立中央大學資訊工程博士
第七屆台灣省藥用植物學會理事長
田徑隊運動傷害防護教練
臉書:李阿青 (fcrdxesz@hotmail.com)

參考文獻
[1] H. S. Uppal, J. P. Evans, and C. Smith, "Frozen should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rapeutic options," World Journal of Orthopedics, vol. 6, no. 2, pp. 263-268, 2015.
[2] E. Duplay, "De la periarthrite scapulo-humérale et des raideurs de l`épaule qui en sont la conséquence," Archives of General Medicine, vol. 20, pp. 513-542, 1872.
[3] E. A. Codman, "Tendinitis of the Short Rotators," in The Shoulder, Boston, Thomas Todd, 1934.
[4] M. T. Nagy et al., "The Frozen Shoulder: Myths and Realities," The Open Orthopaedics Journal, vol. 7, pp. 352-355, 2013.
[5] B. Vahdatpour et al., "Efficacy of Extracorporeal Shockwave Therapy in Frozen Should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 vol. 5, no. 7, pp. 875-881, 2014.
[6] R. C. Manske and D. Prohaska,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adhesive capsulitis," Current Reviews in Musculoskeletal Medicine, vol. 1, pp. 180-189, 2008.
[7] C. M. Robinson et al., "Frozen shoulder," The 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Surgery - British Volume, vol. 94, pp. 1-9, 2012.
[8] W. Li et al., "Case control study of risk factors for frozen shoulder in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heumatic Diseases, vol. 18, no. 5, pp. 508-513, 2015.
[9] I. Degreef and P. Debeer, "Post-vaccination frozen shoulder syndrome. Report of 3 cases," Acta Chirurgica Belgica, vol. 112, no. 6, pp. 447-449, 2012.
[10] C. Gerber et al., "Effect of selective capsulorrhaphy on the passive range of motion of the glenohumeral joint," The 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Surgery - American Volume, vol. 85-A, pp. 48-55, 2003.
[11] T. D. Bunker and P. P. Anthony, "The pathology of frozen shoulder. A Dupuytren-like disease," The 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Surgery - British Volume, vol. 77, pp. 677-683, 1995.
[12] G. C. Hand et al., "The pathology of frozen shoulder," The 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Surgery - British Volume, vol. 89, pp. 928-932, 2007.
[13] R. Dias, S. Cutts and S. Massoud, "Frozen shoulder,"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vol. 331, no. 7530, 1453-1456, 2005.
[14] A. S. Neviaser and J. A. Hannafin, "Adhesive capsulitis: A review of current treatment,"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38, pp. 2346-2356, 2010.
[15] H. Vastamäki, J. Kettunen and M. Vastamäki, "The Natural History of Idiopathic Frozen Shoulder: A 2- to 27-year Followup Study," Clinical Orthopaedics and Related Research, vol. 470,  no. 4, pp. 1133-1143, 2012.
[16] C. K. Wong et al., "Natural history of frozen shoulder: fact or fi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Physiotherapy, vol. 103, no. 1, pp. 40-47, 2017.
[17] G. M. D’Orsi et al., "Treatment of adhesive capsulitis: a review," Muscle, Ligaments and Tendons Journal, vol. 2, no. 2, pp. 70-78, 2012.
[18] J. P. Yoon et al., "Correlations of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indings with clinical symptom severity and prognosis of frozen shoulder," Knee Surgery, Sports Traumatology, Arthroscopy, vol. 25, no. 10, pp. 3242-3250, 2017.
[19] D. A. Van der Windt et al., "The efficacy of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 for shoulder complaints. A systematic review," Journal of Clinical Epidemiology, vol. 48, pp. 691-704, 1995.
[20] J. E. Hsu et al., "Current review of adhesive capsulitis,"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20, pp. 502-514, 2011.
[21] S.-H. Yoon, H. Y. Lee and H. J. Lee, "Optimal Dose of Intra-articular Corticosteroids for Adhesive Capsulitis. A Randomized, Trip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41, no. 5, pp. 1133-1139, 2013.
[22] S. Green, R. Buchbinder and S. Hetrick, "Physiotherapy interventions for shoulder pai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3.
[23] S. Carette et al., "Intraarticular corticosteroids, supervised physiotherapy, or a combination of the two in the treatment of adhesive capsulitis of the shoulder: a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Arthritis & Rheumatology, vol. 48, pp. 829-838, 2003.
[24] R. Buchbinder et al., "Short course prednisolone for adhesive capsulitis (frozen shoulder or stiff painful shoulder): a randomized. double bind.placebo controlled trial," 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 vol. 63, no. 11, pp. 1460-1469. 2004.
[25] I. Ryans et al.,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intraarticular triamcinolone and/or physiotherapy in shoulder capsulitis," Rheumatology(Oxford), vol. 44, pp. 529-535, 2005.
[26] M. Calis et al., "Is intraarticular sodium hyaluronate injection an alternative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adhesive capsulitis?" Rheumatology International, vol. 26, pp. 536-540, 2006.
[27] R. Buchbinder, S. Green and J. M. Youd, "Johnston RV. Oral steroids for adhesive capsulitis,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6.
[28] V. Blanchard, S. Barr and F. L. Cerisola, "The effectiveness of corticosteroid injections compared with physiotherapeutic interventions for adhesive capsul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Physiotherapy, vol. 96, no. 2, pp. 95-107, 2010.
[29] D. Y. Bulgen et al., "Frozen shoulder: prospective clinical study with an evaluation of three treatment regimens," 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 vol. 43, pp. 353-360, 1984.
[30] R. Buchbinder , S. Green and J. M. Youd, "Corticosteroid injections for shoulder pai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3.
[31] M. Loew, T. O. Heichel and B. Lehner, "Intraarticular lesions in primary frozen shoulder after manipulation under general anesthesia,"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14, pp. 16-21, 2005.
[32] R. A. Magnussen and D. C. Taylor, "Glenoid fracture during manipulation under anesthesia for adhesive capsulitis: a case report,"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20, pp. 23-26, 2011.
[33] J. Kivimaki et al., "Manipulation under anesthesia with home exercises versus home exercises alone in the treatment of frozen shoulder: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with 125 patients,"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16, pp. 722-726, 2007.
[34] D. V. Jewell, D. L. Riddle and L. R. Thacker, "Interventions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d or decreased likelihood of pain reduction and improved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adhesive capsulitis: 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Physical Therapy, vol. 89, pp. 419-429, 2009.
[35] B.-K. Lee, "Effects of the combined PNF and deep breathing exercises on the ROM and the VAS score of a frozen shoulder patient: Single case study," Journal of Exercise Rehabilitation, vol. 11, no. 5, pp. 276-281, 2015.
[36] S. Russell et al., "A 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ssessing conservative management strategies for frozen shoulder,"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23, no. 4, pp. 500-507, 2014.
[37] R. L. Diercks and M. Stevens, "Gentle thawing of the frozen shoulder: a prospective study of supervised neglect versus intensive physical therapy in seventy-seven patients with frozen shoulder syndrome followed up for two years," Journal of Shoulder and Elbow Surgery, vol. 13, pp. 499-502, 2004.
[38] M. S. Leung and G. L. Cheing, "Effects of deep and superficial heating in the management of frozen shoulder," Journal of Rehabilitation Medicine, vol. 40, pp. 145-150, 2008.
[39] T. Stigbrand, "Retraction Note to multiple articles in Tumor Biology," Tumor Biology, 2017. https://doi.org/10.1007/s13277-017-5487-6
[40] http://news.163.com/17/0423/03/CIM7VDQC00018M4D.html
[41] 吳志成(1986)。筋骨科-矯(蹻)推筋治療學(上)。台中,育全出版社。
[42] 孫樹椿(1990)。實用推拿手法彩色圖譜。台北,啟業書局。
[43] 曹仁發(1992)。中醫推拿學。台北,知音出版社。
[44] 高宗桂(1994)。中醫骨傷推拿治療學。新竹,國興出版社。
[45] 嚴振國(1996)。推拿臨床與解剖。台北,志遠書局。
[46] 劉嵐慶(1998)。一百天學推拿。中國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
[47] 王明良(1999)。推拿按摩治病法。台北,五洲出版社。
[48] 孫樹椿、孫之鎬(1999)。中醫筋傷學(第二版)。中國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49] 張文兵、霍則軍(2002)。肌肉起止點療法-反阿是穴。中國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50] 吳志忠(2005)。推拿復健一學就通。新北,智林文化出版社。
[51] 俞大方(2009)。推拿學。台北,知音出版社。
[52] 張振澤、洪肇欽(2015)。武醫徒手療法。新北,人類智庫數位科技。
[53] T. J. Kaptchuk, "The double-blind,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gold standard or golden calf?" Journal of Clinical Epidemiology, vol. 54, no. 6, pp. 541-549, 2001.
[54] 李墨林、陶甫(1986)。李墨林按摩療法。中國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圖片來源
首圖:Wiki/Henry Gray CC By Public Domain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
本網站內所有資料之著作權、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包括內容、文字、圖片、聲音、影像、程式碼等均為李侑青所有或經作者同意合法使用。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文獻回顧:各種療癒酸痛方法的實證研究與比較



處理酸痛,你用對方法了嗎?這篇文章將為大家回顧西方醫學研究文獻,試圖在目前常用的治療方式中,比較出更適合療癒酸痛的選擇。以下分三部分探討常用的治療方式:(1) 穿貼輔助、(2) 物理治療、(3) 活動療法。在最後的結論中,我將整理出確實有療效的方法。

穿貼輔助

在運動場上,你可能會看到許多運動選手身上貼著一條條五顏六色的貼帶,這些貼帶原名肌內效貼布 (kinesiology tape),在台灣的授權商品名為肌能系貼布 (kinesio tape),如圖一所示,以下簡稱為肌貼。
圖一、肌貼
肌貼是 1980 年代由日本 Kenzo Kase 醫生所發明,近年來風靡世界體壇,在國際賽事的電視轉播中,各國選手身上都能見到它的蹤影。這個流行引起了運動醫學界的好奇,在最近三年開始陸續有肌貼療效的研究發表。研究的方式是讓實驗組貼上肌貼,對照組沒有貼肌貼,比較兩組人在運動後的生理狀況是否有差異。結果自 2014 年到最新 2017 年,不同研究團隊的實驗結果皆指出使用肌貼並未帶來幫助 [1-7]實驗指出,使用肌貼不會讓肩膀力量更大、不會讓你跳得更高、對腿部肌肉與踝部平衡都沒有幫助。最重要的,使用肌貼對於酸痛的發生與恢復都沒有幫助。

雖然有三篇研究論文表示肌貼有療效 [8-10],但是這三篇論文的研究方法都缺乏對照組,所以無法證明到底是受測者休息三天自然恢復,還是肌貼對受測者有幫助。我們從這三篇論文的作者可以看到,都是來自韓國的相同作者,然後連續三年都投稿在影響指數 (impact factor) 只有 0.271 的同一個冷門期刊上。大家這時候請自行判斷,是要相信韓國作者有瑕疵的研究宣稱肌貼有效,還是相信多國各自研究都顯示肌貼無效。
圖二、壓縮絲襪
肌貼針對部分肌肉給予收縮壓力輔助,相對地,壓縮絲襪 (compression stockings) 則是對整個腿部肌肉給予收縮壓力輔助,如圖二所示。壓縮絲襪宣稱能幫助血液循環、預防靜脈曲張,以及減輕腿部酸痛 [11]。科學家因此找了馬拉松選手來做實驗,驗證壓縮絲襪是否能減少肌肉損傷與酸痛 [12]研究結果顯示,壓縮絲襪不能減少肌肉損傷與酸痛。

這個章節我們討論了肌貼與壓縮絲襪,文獻顯示這兩樣產品都對酸痛的預防與療癒沒有幫助。至於消炎止痛藥的酸痛貼布,在我先前的文章中已探討過(請參考此超連結),它只有短時間的止痛效果,不能幫助療癒酸痛,甚至會讓酸痛拖延更久。所以作為療癒酸痛的方法,目前常用的穿貼輔助可能都只有心理安慰效果,或短時間地藥物止痛,並沒有實際預防或療癒酸痛的功效。

物理治療

這個章節將討論物理治療常用的方法對於酸痛的療效,包含超音波震動、電療、高壓氧氣、牽引治療、冷浴、以及熱療。
圖三、治療用超音波設備
圖四、百年前的電療
超音波震動療法起於 1940 年代,圖三展試了現代桌上型與手持式治療用超音波設備。電療的歷史則可追溯至 1767 年,透過圖四畫家的手繪,展示了百年前的電療情境。超音波震動與電療的發展歷史悠久,早已成為台灣物理治療院所的醫療標準設備。這些設備甚至被推銷至運動中心與家庭,讓運動員或一般人在有需要時可以隨時使用。然而,醫治疾病不等於療癒酸痛,因此我們必須檢視超音波震動與電療是否能有效療癒酸痛。研究結果顯示,超音波震動療法無助於療癒酸痛 [13-15],電療也無助於療癒酸痛 [16-17]雖然韓國有一則研究宣稱超音波震動能恢復酸痛 [18];但是該研究過程使用超音波震動直到第三天後才開始呈現較明顯的差異,因此不能確認酸痛降低是人體三天自癒力的成果還是超音波的療效。

高壓氧氣與牽引機是醫療用的配備。高壓氧治療透過增加血液含氧量,達到治病的功效;牽引治療透過拉伸骨椎降低神經壓迫,達到治病的效果。然而,醫治疾病不等於療癒酸痛近期的研究結果顯示高壓氧治療無助於緩解酸痛 [19],甚至在 48~72 小時內增加疼痛感 [20];牽引治療亦無助於療癒酸痛 [21]這個結果顯示,當我們因為酸痛跑去做牽引,完成六次一個療程後覺得酸痛比較緩解,可能是人體的自癒力發揮作用,並非這些醫療配備的幫助。

接著談到冷浴與熱療。冷浴可能是使用 10 度以下的冰水浴或者是 10~24 度的冷水浴來降低體溫,熱療則是使用紅外線或熱敷墊來升高體溫。關於冰水浴,在我先前的文章(酸痛基本觀念:熱敷吧!冰敷正延誤你的組織修復。)已詳細討論過,冰敷無助於療癒酸痛,熱敷才有效。冷水浴是一般水療 (Spa) 的溫度範圍,許多人在運動後喜歡泡入冷水池內 Spa 放鬆一下。只是,研究結果指出,冷水浴只有安慰的效果 [22],對療癒酸痛或恢復運動表現都沒有幫助 [23-25],甚至會減弱組織的氧合反應 [26]因此,熱療是相較於冷浴較佳的選擇,也被證實有療效 [27]。只是,這還不足以說服我們完全接受熱療。因為 2013 年 <<臨床醫學研究>> 期刊比較了乾式熱療與濕式熱療的效果,結果顯示兩者都對酸痛有療效,而濕式熱療的效果又更好 [28]。以白話來說,就是乾乾的紅外線或熱敷墊,療效不如用濕濕的熱毛巾或直接泡熱水澡。

這個章節我們討論了物理治療中常用的幾種療法。研究指出,超音波震動、電療、高壓氧氣、牽引治療、冷浴都無助於療癒酸痛。並且熱療雖然有效,但以濕的毛巾熱敷或泡熱水更有效。

活動療法

在這個章節我們將討論拉筋、瑜珈、適當的活動、以及按摩對酸痛的療效。首先是拉筋,研究顯示運動前熱身拉筋無助於預防運動傷害 [29],並且拉筋反而會降低運動表現 [30],所以現代運動指導建議以動態熱身取代靜態拉筋。再者,拉筋亦無助於預防或減少酸痛 [31]。本體感覺神經肌肉誘發術 (Proprioceptive Neuromuscular Facilitation, PNF) 是由專業人員協助引導運動員拉筋,亦無助於減少酸痛 [32]

有趣的是,瑜珈練習有助於減少酸痛、加速恢復疲勞 [33]。同樣是伸展運動,拉筋與瑜珈似乎得到的是相反的成效。欲解釋這個現象,我們先觀察圖五與圖六,比較拉筋與瑜珈對於肩膀肌肉的差異
拉筋是肌肉被動地拉伸,肌肉處於放鬆休息狀態;
瑜珈是肌肉主動地延展,肌肉處於輕微活動狀態。
圖五、拉筋時肩膀肌肉處於放鬆狀態
圖六、瑜珈時肩膀肌肉處於施力狀態
因為適當地運動比完全休息還更能療癒酸痛 [34],所以瑜珈式的伸展有助於療癒酸痛便得到理論上的支持。對於需要保持身體柔軟度的運動員,練習瑜珈式伸展或許是優於傳統拉筋伸展的選擇。

在所有療癒酸痛的方法當中,按摩已被證實能加速療癒酸痛、恢復疲勞。早在 20 年前,運動醫學的指標期刊便已做過系統性的研究,確認按摩對於運動酸痛的療效 [35]。直到最近的 20 年間,按摩的療效持續被世界各地的研究單位證實 [36-42]。在生理研究方面,證實按摩能促進消除乳酸 [43]、提升免疫力 [44]。在運動項目方面,證實按摩能幫助療癒來自重量訓練的酸痛 [45],以及療癒來自跑步的酸痛 [46-49]更積極地,按摩能夠提升運動員素質、增進運動表現 [50-52]

這個章節我們討論了幾種活動身體的方式。研究指出,拉筋與本體感覺神經肌肉誘發術都無助於療癒酸痛,傳統的方法 -- 瑜珈、適量運動、按摩 -- 確實都能療癒酸痛。

結論

我們已經回顧了穿貼輔助、物理治療、以及活動療法對於療癒酸痛的效果。在眾多方法當中,有療效的是:
  • 熱療,特別是濕的熱療 (例如,泡熱水)
  • 適當地運動
  • 瑜珈式肌肉伸展
  • 按摩

很湊巧地,這四個方法都可在東方醫學的經典術科中找到對應項目,依序是:藥浴、導引、武術功操、按蹻。有了東方醫學與西方醫學的共同支持,大家從此不必再走冤枉路、花冤枉錢,用這四個方法幫助自己就對了。泡熱水、緩和運動、練功、按摩,雖然都不是醫療院所的服務項目,但卻是被證實對酸痛有療效的方法。醫生與醫事人員的專長在於醫治疾病,所以,讓醫治疾病歸醫治疾病,療癒酸痛歸療癒酸痛,好嗎?

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大家,在各種療癒酸痛的方法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法。關心酸痛的朋友們,如果想認識更多相關知識,請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按讚,並追蹤消息,以取得第一手發佈資訊。如果您有任何的疑問或意見,歡迎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的粉絲專頁,我們都會在那裡直接互動。希望大家都健康、豐盛、幸福。

P.S. 首圖是法國畫家 Edouard Bernard Debat-Ponsan 在 1883 年的畫作 <<Le massage, scène de hammam>>,作品呈現的是一位富有的阿拉伯女子正在接受黑人女僕的按摩服務。這幅畫現在存放在 musée des Augustins 博物館。


作者資訊
李侑青
國立中央大學資訊工程博士
第七屆台灣省藥用植物學會理事長
田徑隊運動傷害防護教練
臉書:李阿青 (fcrdxesz@hotmail.com)

參考文獻
[1] K. A. Keenan et al., "Kinesiology taping does not alter shoulder strength, shoulder proprioception, or scapular kinematics in healthy, physically active subjects and subjects with Subacromial Impingement Syndrome," Physical Therapy in Sport , vol. 24, pp. 60-66, 2017.
[2] C. Correia et al., "Kinesiology taping does not change fibularis longus latency time and postural sway," Journal of Bodywork and Movement Therapies, vol. 20, no. 1, pp. 132-138, 2016.
[3] M. T. Cavanaugh et al., "Kinesiology Tape or Compression Sleeve Applied to the Thigh Does Not Improve Balance or Muscle Activation Before or Following Fatigue," The Journal of Strength and Conditioning Research, vol. 30, no. 7, pp. 1992-2000, 2016.
[4] R. T. Cheung et al., "Kinesiology tape does not promote vertical jumping performance: A deceptive crossover trial," Manual Therapy, vol. 21, pp. 89-93, 2016.
[5] K.Y. Poon et al., "Kinesiology tape does not facilitate muscle performance: A deceptive controlled trial," Manual Therapy, vol. 20, no. 1, pp. 130-133, 2015.
[6] C. de-la-Torre-Domingo et al., "Effect of Kinesiology Tape on Measurements of Balance in Subjects With Chronic Ankle Instabilit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rchives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vol. 96, no. 12, pp. 2169-2175, 2015.
[7] A. M. Montalvo et al., "Effect of kinesiology taping on pain in individuals with musculoskeletal injuries: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e Physician and Sportsmedicine, vol.42, no. 2, pp. 48-57, 2014.
[8] B.-J. Kim and J.-H. Lee, "Efficacy of Kinesiology Taping for Recovery from Occupational Wrist Disorders Experienced by a Physical Therapist," Journal of Physical Therapy Science, vol. 26, no. 6, pp.941-943, 2014.
[9] S.-M. Lee and J.-H. Lee, "Ankle inversion taping using kinesiology tape for treating medial ankle sprain in an amateur soccer player," Journal of Physical Therapy Science, vol. 27, no. 7, pp. 2407-2408, 2015.
[10] S.-M. Lee and J.-H. Lee, "Effects of ankle eversion taping using kinesiology tape in a patient with ankle inversion sprain," Journal of Physical Therapy Science, vol. 28, no. 2, pp. 708-710, 2016.
[1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pression_stockings
[12] F. Areces et al., "The Use of Compression Stockings During a Marathon Competition to Reduce Exercise-Induced Muscle Damage: Are They Really Useful?" Journal of Orthopaedic and Sports Physical Therapy, vol. 45, no. 6, pp. 462-470, 2015.
[13] T. B. Symons et al., "Effects of deep heat as a preventative mechanism on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The Journal of Strength and Conditioning Research, vol. 18, no. 1, pp. 155-161, 2004.
[14] J. A. Craig et al.,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Lack of effect of therapeutic ultrasound in humans," Archives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vol. 80, no. 3, pp. 318-323, 1999.
[15] J. C. Stay et al., "Pulsed Ultrasound Fails To Diminish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Symptoms,"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vol. 33, no. 4, pp. 341-346, 1998.
[16] D. L. Butterfield et al., "The Effects of High-Volt Pulsed Current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n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vol. 32, no. 1, pp. 15-20, 1997.
[17] J. D. Allen et al., "Effect of Microcurrent Stimulation on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A Double-Blind Comparison,"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vol. 34, no. 4, pp.334-337, 1999.
[18] H.-W. Koh et al., "Effects of Vibratory Stimulations on Maximal Voluntary Isometric Contraction from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Journal of Physical Therapy Science, vol. 25, no. 9, pp. 1093-1095, 2013.
[19] B. H. M. Branco et al., "The Effects of Hyperbaric Oxygen Therapy on Post-Training Recovery in Jiu-Jitsu Athletes," PLoS ONE, vol. 11, no. 3, 2016.
[20] M. Bennett et al., "Hyperbaric oxygen therapy for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and closed soft tissue injury,"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issue 4, art. no. CD004713, 2005.
[21] K. Cheung et al.,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 treatment strategies and performance factors," Sports Medicine, vol. 33, no. 2, pp. 145-165, 2003.
[22] G. E. White and G. D. Wells, "Cold-water immersion and other forms of cryotherapy: physiological changes potentially affecting recovery from high-intensity exercise," Extreme Physiology and Medicine, vol. 2, no. 26, 2013.
[23] K. L. Sellwood et al., "Ice‐water immersion and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41, no. 6, pp. 392-397, 2007.
[24] G. Sharma and M. M. Noohu, "Effect of Ice Massage on Lower Extremity Functional Performance and Weight Discrimination Ability in Collegiate Footballers," Asi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5, no. 3, pp. e23184, 2014.
[25] A. Vieira et al., "Does whole-body cryotherapy improve vertical jump recovery following a high-intensity exercise bout?" Open Access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6, pp. 49-54, 2015.
[26] S. S. Yeung et al., "Effects of Cold Water Immersion on Muscle Oxygenation During Repeated Bouts of Fatiguing Exercis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Medicine, vol. 95, no. 1, pp. e2455, 2016.
[27] J. Petrofsky et al., "The Efficacy of Sustained Heat Treatment on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Clinical Journal of Sport Medicine, 2016. DOI: 10.1097/JSM.0000000000000375
[28] J. Petrofsky et al., "Moist Heat or Dry Heat for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 Research, vol. 5, no. 6, pp. 416-425, 2013.
[29] L. Hart, "Effect of stretching on sport injury risk: a review," Clinical Journal of Sport Medicine, vol. 15, no. 2, pp. 113, 2005
[30] L. Simic et al. "Does pre-exercise static stretching inhibit maximal muscular performance? A meta-analytical review,"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vol. 23, no. 2, pp. 131-148, 2013.
[31] R. D. Herbert et al., "Stretching to prevent or reduce muscle soreness after exercise,"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issue 7, art. no. CD004577, 2011.
[32] R. P. McGRATH et al., "The Effects of Proprioceptive Neuromuscular Facilitation Stretching on Post-Exercise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in Young Adul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xercise Science, vol. 7, no. 1, pp. 14-21, 2014.
[33] C. A. Boyle et al., "The effects of yoga training and a single bout of yoga on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in the lower extremity," The Journal of Strength and Conditioning Research, vol. 18, no. 4, pp. 723-729, 2004.
[34] G. C. Bogdanis, "Effects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Inactivity on Muscle Fatigue," Frontiers in Physiology, vol. 3, no. 142, 2012.
[35] E. Ernst, "Does post-exercise massage treatment reduce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A systematic review,"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32, no. 3, pp. 212-214, 1998.
[36] P. Khamwong et al., "Prophylactic Effects of Sauna on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of the Wrist Extensors," Asi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6, no. 2, pp. e25549, 2015.
[37] J. H. Han et al., "Effects of therapeutic massage on gait and pain after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Journal of Exercise Rehabilitation, vol. 10, no. 2, pp. 136-140, 2014.
[38] N. Nelson, "Delayed onset muscle soreness: is massage effective?" Journal of Bodywork and Movement Therapies, vol. 17, no. 4, pp. 475-482, 2013.
[39] T. M. Best et al., "Effectiveness of sports massage for recovery of skeletal muscle from strenuous exercise," Clinical Journal of Sport Medicine, vol. 18, no. 5, pp. 446-460, 2008.
[40] L. A. Frey Law et al., "Massage reduces pain perception and hyperalgesia in experimental muscle pai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The Journal of Pain, vol. 9, no. 8, pp. 714-721, 2008.
[41] J. Brummitt, "The Role of Massage in Sports Performance and Rehabilitation: Current Evidence and Future Direction,"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Physical Therapy, vol. 3, no. 1, pp. 7-21, 2008.
[42] Z. Zainuddin et al., "Effects of massage on delayed-onset muscle soreness, swelling, and recovery of muscle function,"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vol. 40, no. 3, pp. 174-180, 2005.
[43] E. V. Wiltshire et al., "Massage impairs postexercise muscle blood flow and lactic acid removal,"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 vol. 42, no. 6, pp. 1062-1071, 2010.
[44] B. Major, "Benjamin Major," Scientific Reports, vol. 5, no. 10913, 2015.
[45] M. Kargarfard et al., "Efficacy of massage on muscle soreness, perceived recovery, physi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physical performance in male bodybuilders," 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s, vol. 34, no. 10, pp. 959-965, 2016.
[46] L. Visconti et al., "Effect of massage on DOMS in ultramarathon runners: A pilot study," Journal of Bodywork and Movement Therapies, vol. 19, no. 3, pp. 456-463, 2015.
[47] S. Angus, "Massage therapy for sprinters and runners," Clinics in Podiatric Medicine And Surgery, vol. 18, no. 2, pp. 329-336, 2001.
[48] L. G. Dawson et al., "Evaluating the Influence of Massage on Leg Strength, Swelling, and Pain Following a Half-Marathon," 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 and Medicine, vol. 3, no. 1, pp. 37-43, 2004.
[49] A. Moraska, "Massage Efficacy Beliefs for Muscle Recovery from a Running Ra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rapeutic Massage and Bodywork, vol. 6, no. 2, pp. 3-8, 2013.
[50] A. Molouki et al., "The Immediate Effects of Manual Massage of Forearm on Power-Grip Strength and Endurance in Healthy Young Men," Journal of Chiropractic Medicine, vol. 15, no. 2, pp. 112-120, 2016.
[51] C. Hongsuwan et al., "Effects of Thai massage on physical fitness in soccer players," Journal of Physical Therapy Science, vol. 27, no. 2, pp. 505-508, 2015.
[52] D. A. Dawson et al., "Effectiveness of regular proactive massage therapy for novice recreational runners," Physical Therapy in Sport, vol 12, no. 4, pp. 182-187, 2011.

圖片來源
首圖:flickr/Jean-Pierre Dalbéra CC By 2.0
圖一:Wiki/Xlsergval CC By 4.0
圖二:Wiki/Lentpjuve CC By 4.0
圖三:Wellcome Library, London CC By 4.0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
本網站內所有資料之著作權、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包括內容、文字、圖片、聲音、影像、程式碼等均為李侑青所有或經作者同意合法使用。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酸痛基本觀念:按摩、推拿或徒手治療後的須知與建議事項



「李老師,請問按摩完有什麼要注意的嗎?」「請問博士,推拿後在飲食方面有什麼要忌口的嗎?」「我什麼時候可以動呢?」十五年來,訪客們最常問我的大概就是這三個問題了吧!這篇文章將為讀者解惑,介紹個案在接受按摩後可能的生理反應,以及個案在生活飲食上可以配合調整的建議。(為節省文字篇幅,本文所稱的按摩為廣義按摩,定義請參考我的另一篇著作,請點這個超連結

前言

按摩能提升健康與生活品質而沒有副作用,因此在醫療、保健、運動、休閒各方面都有豐富的應用發展。若要說按摩有副作用,則來源可能有兩種:一種是按摩操作不當造成個案受傷,受傷的不適感可能被視為按摩副作用;另一種則是按摩本質上給個案身體帶來的按摩後生理反應,這些反應不全是令人愉悅的感受,因而被視為按摩副作用。依每個個案的體質與當下的身體狀況,按摩後可能會有不同的生理反應,因此需要提供個案一些簡單的運動與生活指導,以及一些飲食方面的建議,才能讓每個個案的按摩效用發揮到最好。

關於「按摩後生理反應」知識的匱乏,對按摩業者而言是不專業的象徵,這等於是只負責操作按摩的流程與品質,卻不關心個案被按摩後最終的身體感受與離開後的身體變化。對尋求按摩的個案來說,如果不認識按摩後的生理反應,可能會對按摩的效用有不合理的期待,甚至將正常良好的生理反應誤解成身體傷害。因此,無論是按摩業者或被按摩的個案,都須要認識按摩後的生理反應。

按摩業者能做到的是面對面時的照顧,當個案回到自己的生活以後,個案就必須根據當下的身體狀況調整後續的生活習慣。按摩師若能教導個案一些合適的運動與正確姿勢,可以讓個案的身體獲得更好的療癒。

關於飲食,在西方運動醫學文獻有提到一些有助於療癒延遲性肌肉酸痛的蔬果,在東方醫學則對傷科患者有忌口的項目。專業的按摩師在個案符合忌口條件時應該提醒個案,並具備酸痛食療的基礎知識,讓個案在按摩、生活、飲食方面都受到良好的照顧。個案認識一些酸痛食療的基本觀念,就能避免被直銷團體或藥商騙去購買昂貴又無酸痛療效的健康食品;更重要的是,吃該補充的養分、對暫時不宜的食物忌口,才是對身體最好的照顧。


從前我跟嚴老師傅學按蹻時,看他都會提醒受傷的人飲食要忌口。出師之後,我到處學習各種經絡按摩、筋傷推拿、徒手治療等課程,發覺現代的教學好像都沒有提到忌口與生活飲食方面的知識。在圖書館查考舊書,以及在書店翻閱新書,發現所有書籍都只強調按摩技術的操作與療效,沒有章節針對技術可能對身體的影響與應對方式做探討。在網路上搜尋,也只找到零星的資訊,缺乏專業的討論。到醫學期刊查考文獻,則資料偏屬血液生化分析,如某蛋白質、某內分泌素的變化,欠缺與一般民眾實際身體感受的連結。運動醫學方面的期刊則是提供許多關於按摩療效的研究文獻,比較有按摩組與沒按摩組的差異,實驗各種療效:能否好得快、能否跳得高、能否彎得更曲、能否減少酸痛......等等。雖然物理治療和復健科提供了骨折、肌肉斷裂等須要醫療行為介入後的須知與建議,但是對大多數無傷、無病、只有酸痛的民眾來說,或許按摩後的須知與建議更貼近他們的需要。

就我到目前為止的研究調查,並未找到關於按摩後須知與建議的專論。因此,本文嘗試提出一個按摩後須知與建議,希望為按摩師與個案之間搭造一個提升互信的知識橋樑。

按摩後生理反應

這個章節將介紹常見的按摩後生理反應,簡述其症狀、發生原因以及處理的注意事項。讀者需要特別留心的是,疼痛是按摩後最常見的生理反應!這可能有點諷刺,因為許多人是為了舒壓、或者解決自身的酸痛問題而尋求按摩,結果按摩後竟然變得更痛、或者本來沒事卻變得酸痛。然而,疼痛一字代表的感覺並不是只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而是許多較強烈的刺激感都會被疼痛這個字來描述。因此以下介紹各種反應時,將把常見的按摩後疼痛感拆解開來個別介紹。


一、拉傷痛
        拉傷痛來自於肌肉拉傷。拉、扯、扳類技術施力不當時,可能造成個案的肌肉拉傷,這種疼痛無庸置疑是按摩師的責任。拉傷在送醫前六小時可做冰敷處理減緩疼痛,並且請固定拉傷的肌肉,避免使用,造成二次受傷。

二、扭傷痛
        扭傷痛來自於韌帶扭傷。轉、旋、折類技術施力不當時,可能造成個案的關節韌帶扭傷。這種疼痛無庸置疑是按摩師的責任。扭傷在送醫前六小時可做冰敷處理減緩疼痛,並且請固定扭傷的關節,避免使用,造成二次受傷。

三、瘀傷痛、瘀血
        瘀傷痛的感覺就是我們的手腳撞到硬物後肌肉「瘀青」的疼痛感。瘀傷痛只會在深層按摩後可能會發生,其原因可能有兩種。第一種是按摩師的操作不當,對健康的肌肉過度用力壓迫而造成肌肉受傷、微血管破裂,這樣的瘀傷痛屬於按摩師的責任。第二種是個案的肌肉深層本身有隱藏的瘀血與沾黏,因此當按摩師將沾黏解開之後,深層的瘀血往上排出,於是有瘀青痛的感覺與瘀血的表徵。
        第二種瘀傷痛的現象是好事,然而其真實機制目前不明,因為許多民俗療法稱之為「排毒反應」,所以本文姑且沿用民俗療法的稱呼方式。「排毒反應」看似瘀青,但是它的痛退得很快,並且雖然瘀青仍在,但是按壓卻不會痛。真正的瘀傷則是瘀青在痛就在,與這種現象不同。並且,真正的瘀傷在傷癒後接受相同的按摩壓迫會再次瘀傷,但是「排毒反應」卻在接受相同按摩後不會疼痛出瘀。

四、酸痛、腫脹、發炎
        酸痛指的是類似過度運動 24 小時後的延遲性肌肉酸痛感,腫脹與發炎則是可能伴隨酸痛的反應。無論按摩師的施力或輕或重都可能產生酸痛,請讀者留心酸痛現象的細微差異。
        酸痛可能來自於按摩師瞬間的大力壓迫,或者長時間的輕柔壓迫,個案的肌肉為了抵抗外力入侵而自然地反射用力,用力多了就造成肌肉酸痛的現象。然而,有些個案的身體較虛弱又缺乏運動,按摩時身體肌肉的反射就成為個案的運動,於是身體會啟動一些機制,讓肌肉酸痛、腫脹,透過發炎反應來長出更多肌肉以抵禦環境壓力。
        以上兩種酸痛現象,前者屬於過度按摩的副作用,後者屬於正常按摩後活化身體機能的反應。旁觀者很難用個案的酸痛現象本身來分辨到底是哪一種,但可以用多次按摩後的反應來判斷。如果是肌肉酸痛,則每次按摩後都會有相同的酸痛感。如果是機能提升,則第一次按摩完會比較酸痛,第二次會減少,多幾次後身體會更有力氣、並且按摩完不再酸痛。就我本人的觀察,強壯個案的按摩後酸痛比較可能屬於前者,虛弱個案的按摩後酸痛比較可能屬於後者。

五、刺痛
        一些個案可能希望透過按摩來加速消除身上既有的酸痛。基本上,如果既有的酸痛源自於輕微的疲勞,則按摩可以快速消除疲勞酸痛。然而當酸痛已超過數週,原因可能來自於過度的疲勞使用、舊傷、或深層的肌肉痙攣,則在按摩後,這些酸痛已久的部位可能會有強烈刺痛的感覺,用手指輕輕撫摸就非常疼痛。我將這個現象稱呼為「疲勞炸裂」,意思是長久以來的肌肉疲勞一次釋放出來,造成比酸痛更強烈的刺痛感。
        如果是按摩造成肌肉撕裂傷的刺痛,則當撕裂傷痊癒後刺痛消失,原本的酸痛還會存在。如果是「疲勞炸裂」產生的刺痛感,則當刺痛感消失後,原本身體的酸痛也會跟著消除大半。依照個案身體的恢復力與代謝能力,「疲勞炸裂」的刺痛一般需要兩、三天的時間,也有少數疼痛一週的案例。

六、疲倦
        有些個案在按摩後會覺得非常疲倦想睡。輕柔的手法,可能在按摩身心處於高壓力狀態的個案後,將個案引導入平靜的狀態,這時個案將感受到源自身體強烈的疲勞訊號。另外,有些個案身上的肌肉呈現大範圍緊繃的狀態,這時以深層按摩手法將肌肉放鬆之後,個案的身體將啟動療癒機制,讓全身的能量都轉移到肌肉,專注於放鬆與恢復疲勞,於是個案會覺得非常想睡。
        按摩完後如果感覺疲倦,是很好的反應。這時候建議個案順著身體的感受,好好地睡一覺,讓身體在睡眠中充分地完成它的療癒機制。

七、發熱、出汗、口乾、大小便順暢
        按摩會刺激身體機能提升,促進新陳代謝。因此有些人在按摩後,可能會產生一些機能活化的反應。這時只要補充水分、鹽分、以及適當熱量,讓活化的身體有補充養分即可。

八、手腳冰冷、虛弱、身體動了就痛
        這些按摩後的不良症狀來自於個案空腹接受按摩。當按摩後身體要啟動修復機制時,結果體內卻沒有能量可以提供身體進行修復,於是維持恆溫的能量會被拿來給被按摩後的肌肉使用。如果已有酸痛的部位被按摩,但是身體卻沒有辦法提供能量,則該部位可能會變得更痛。
        這些狀況的解決辦法,就是進食與休息,等待身體恢復。並且,預防勝於治療,按摩師應確認個案在按摩前已有充分進食,才能避免這些不良反應,發揮按摩該有的效用。

九、頭暈、頭痛、胸悶、噁心
        這些按摩後生理反應雖然不常見,但並非前所未聞。症狀都不嚴重,通常會在幾天內消失。若排除按摩師對頭、頸、胸、腹等部位的不當施力造成個案身體不適,我觀察與分析這些現象產生的原因,通常來自於局部按摩無法全面平衡調整個案身體的本質問題。頭部至肩背都緊繃的個案,如果只做了肩頸按摩放鬆,則頭部仍處於緊繃狀態,在按摩後將可能有頭暈、頭痛等反應。整個肢體軀幹都緊繃的個案,如果只做了背部按摩放鬆,則胸腹部仍處於緊繃狀態,在按摩後將可能有胸悶、噁心等反應。
        原則上全面地平衡按摩是最佳的預防與治療方式。然而在金錢與時間的考量下,個案未必會選擇全身按摩。另一方面,文化或價值觀的差異,也可能讓個案拒絕胸腹部的按摩,特別是男按摩師與女個案的組合。


以上介紹了按摩後可能的各種生理反應。有些反應源自於按摩師的操作因素,有些則是源於個案本身的體質差異,按摩師與個案之間的互動過程是決定反應的主要因素。不純熟的按摩技術可能造成身體不必要的疼痛;然而,擔心不舒服的反應而採取保守按摩,也可能失去按摩療癒的效用。專業的按摩不是安全地執行流暢的操作,而是確實幫助個案獲得期望的按摩功效。接受按摩不等於舒壓放鬆、療癒酸痛,認真傾聽身體的感受才能幫助你找到專業的按摩師


生活與運動的建議

按摩的目的大致略分為三種:(1) 為了提升工作或運動表現而事前按摩,如運動按摩;(2) 為了工作或運動的恢復而按摩,如物理治療師的徒手、國術館的推拿;(3) 為了休閒娛樂生活品質而按摩,如坊間各式按摩舒壓會館。無論是為了工作、運動、還是休閒,按摩後要怎麼活動都要根據按摩後的生理反應來選擇。白話來說,有不舒服就該休息,需要動一動就該去運動,

一、手腳冰冷和虛弱者,請進食
        無論接下來要去做什麼事,按摩後手腳變得冰冷就表示身體能量已經不足了,血糖降低了,請優先補充熱量。等待身體回溫暖之後,要做什麼再去做。

二、疲倦、頭暈、胸悶、噁心者,請休息
        當按摩後身體產生疲倦的訊號時,請遵從身體的需求,讓它獲得充分的休息。頭、胸、腹部的不舒服,來自於身體需要時間重新調整肌肉間的張力平衡。因此也建議休息,身體會在睡眠中自癒,醒來後一切不舒服就會降低。

三、拉傷扭傷痛者,請保護患部
        無論是按摩前就有的傷,還是按摩不當造成的傷,只要是拉傷、扭傷這種肌肉撕裂類型的受傷,就要保護患部,避免使用受傷的肌肉。把自己當傷患就對了。

四、瘀傷痛、刺痛、腫脹、發炎者,請熱敷與保持適度運動
        身體要代謝瘀血或進行組織新生,會呼叫白血球細胞分泌致炎物質,促使細胞發炎以修復組織。如果發炎的疼痛感過於難以忍受,可以稍微冰敷 15 分鐘或外用消炎噴劑止痛。原則上,鼓勵熱敷患處、保持患處外的適度運動,讓身體加速新陳代謝。適度的運動會比完全休息讓身體恢復得更快。

五、酸痛者,請鍛鍊肌力並持續接受按摩放鬆
        延遲性肌肉酸痛往往來自於肌力無法應付運動的質量。無論酸痛來自按摩前還是按摩後,這都表示身體需要鍛鍊。在酸痛的狀況下鍛鍊,那是非常痛苦的,建議可以先做輕微的活動較不痛,再慢慢加強運動的質量。要加速療癒酸痛,適當的運動能活化身體機能。要預防酸痛,最好的方式就是鍛鍊肌力。完全休息是最不建議的選擇。


以上根據按摩後的生理反應,給予相對生活方式的建議。本章節只提供大原則的建議,各建議背後都有詳細的專業處理方式,例如基礎急救處理、養生療程、健力訓練安排。一位專業的按摩師應熟悉這些知識,為按摩個案提供按摩後生活安排的諮詢,給予個案最專業的照顧。


飲食的忌口與建議


在我所查的資料當中,較欠缺西方醫學對於按摩後的飲食建議。在東方醫學中,對體質與症狀有詳細的辯證和食療系統。本文篇幅有限,不涉及診斷與用藥治療,僅提供按摩後的幾個最應注意的飲食宜忌知識。

一、有受傷與發炎者,避免吃寒涼性或燥熱性的食物
        熱性食物會讓身體機能亢奮,致使發炎症狀更嚴重。雖然發炎是身體加強充血、療癒組織的現象,但發炎的腫痛感令人非常不舒服,會有傷上加傷的加倍疼痛感。因此對於肌肉受傷的個案,應避免吃熱性食物。寒涼食物則使身體機能降低,恢復速度變慢。受傷與發炎的個案,應吃中性的食物。筋骨損傷忌口食物列舉如下。

五穀類:糯米
水果類:甘蔗、橘子、釋迦柿子、芒果、香蕉
蔬菜類:南瓜、茄子、芋頭、空心菜、筍子、絲瓜、匏瓜
水產類:一切魚類、魚丸、魚製品、蝦、蟹、小管、花枝
陸產類:鴨、鹹蛋、皮蛋、牛、羊、狗、豬皮、內臟、腳爪類
飲料類:啤酒、汽水
其他類:凡冰冷的食物如飲料、冰品

二、酸痛與手腳冰冷虛弱者,可食用溫熱性的食物
        溫熱性的食物促使身體加速新陳代謝,幫助療癒酸痛、也可使冰冷的手腳回溫。基本上,辛香料都偏溫熱性,如蔥、薑、蒜、香菜、韭菜、肉桂、咖哩。因此推薦大家可以食用五辛湯(作法請見筆者的著作,請點此超連結)、當歸生薑羊肉湯、咖哩飯、洋蔥湯、肉桂料理。溫熱性食物的料理香又美味,兼能療癒酸痛,實在是筆者最推薦的食療方針。

三、疲倦者,避免飲用咖啡、茶類等刺激性食物
        身體想睡就該傾聽身體的話語,專心休息。如果按摩後感覺疲倦想睡,就不要再喝提神飲料硬撐工作,可以喝點酒、吃一兩口甜食,或其他個案覺得能幫助入眠的食物,給自己一個高品質的睡眠。


以上根據按摩後的生理反應,提供基本的飲食原則建議。讀者可以閱讀食療相關的書籍,進一步認識飲食與生理的知識。對於運動員,他可能還需要尋求運動專業的營養師協助,整合考量他的訓練課表、按摩反應、以及飲食管理。


結論


本文分析討論了各種按摩後可能的生理反應,並提出對應的生活管理與飲食宜忌建議。文章裡也提供個案檢核自身按摩反應的方式,身體持續往更健康的狀態邁進才是正確的按摩結果。筆者認為,安全而流暢的技術操作只是按摩師的入門基本功,專業的按摩師應該要盡量讓個案在按摩後持續獲得最佳的照顧。個案也應當認識身體的生理機制,因為按摩後酸痛、發炎、刺痛等等反應,不一定是按摩不當的副作用,也可能是良好的療癒反應。按摩師與個案之間應當在服務前做好充分溝通與理解,雙方有互信與共識才能長久。

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大家,在學習各種療癒酸痛的方法時,記得注意按摩後的生理變化,懂得調整生活與飲食內容關心酸痛的朋友們,如果想認識更多相關知識,請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按讚,並追蹤消息,以取得第一手發佈資訊。如果您有任何的疑問或意見,歡迎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的粉絲專頁,我們都會在那裡直接互動。希望大家都健康、豐盛、幸福。


作者資訊
李侑青
國立中央大學資訊工程博士
第七屆台灣省藥用植物學會理事長
田徑隊運動傷害防護教練
臉書:李阿青 (fcrdxesz@hotmail.com)

圖片來源
首圖:pixabay CC By 0
前言插圖:pixabay CC By 0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
本網站內所有資料之著作權、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包括內容、文字、圖片、聲音、影像、程式碼等均為李侑青所有或經作者同意合法使用。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按摩師 (massagist) 的酸痛管理:保持高效能狀態的方法



個人自學習按蹻至今 15 年來遇過無數大小個案。許多人問我:李老師,你每天用這麼多力,都不會內傷的喔?」「你這樣幫人,那人家身上的邪氣會不會跑到你身上啊?」邪氣、內傷這種事聽起來很玄,不過就我的經驗而言,確實有這麼一回事。這篇文章要跟大家分享,從科學與中醫的角度如何解釋這些現象,並提出個人在長時間勞動工作環境下保持高效能狀態 (High Performance States) 的方法

按摩師 (Massagist) 的廣義定義

講到按摩,在台灣至少有 5 種聯想。
  1. 第一是名為按摩的性服務,性工作者用按摩來代表提供的感官服務。
  2. 第二是名為按摩的整脊,整脊是由國外傳入台灣的技術,整脊二字目前流行改稱整復,暗示提供整脊與復健服務。目前許多大型推拿學會,名為推拿教學,實際上提供的是整脊整復的課程。
  3. 第三是以治病為目的的按摩,需由醫師執照者親力親為方得宣稱療效,有西醫師徒手治療與中醫師推拿兩種。但實務上甚少醫師親力親為,西醫多聘僱物理治療師代理,中醫則交給與診所配合的民俗調理業者處置。物理治療師依法在醫師的照會、診斷下,依照醫師的囑咐來執行操作。
  4. 第四是以放鬆與保養為目的的按摩,形象常如下圖一。包含但不限於美容美體、精油 SPA、泰式按摩、經絡推拿按摩、腳底按摩、盲人按摩、鬆筋術、拍打功、原始點等民俗療法與休閒事業。
  5. 第五是源自黃帝內經的按蹻,在漢朝改稱按摩,於唐代太醫署設按摩博士,到明朝改稱推拿的按摩。由於需要熟悉人體結構與恢復方法,因此在過去的國術(武術)館與正骨所常兼有提供這種按摩服務。隨著社會安定發展,武術逐漸凋零,被競技格鬥運動所取代,這些臨床技術也漸漸失傳。

圖一、放鬆類的按摩
以上各種技術或服務的操作者,在各行業中都有不同的行話名稱,如果不用行話來稱呼,可能會讓他們有不舒服的感覺。例如,物理治療師希望你用「徒手治療」來稱呼他的行為,部分整脊技術團體稱自己是傳統整復「推拿」業者。由於各種技術操作者都需要透過肢體直接或間接接觸才能提供服務,為求文章簡潔,因此我將所有操作者皆定義為廣義的按摩師

按摩師的職業病

專業的按摩師應當懂得做好場所的消毒與自己和個案的衛生工作,因此本文排除疾病感染問題不討論。按摩師的職業病主要來自於物理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也就是要施予個案多少動能,自身就要承受相同的力學衝擊。所以透過機器或輕柔類別的按摩較不會有職業病,例如操作儀器、運用槓桿原理的關節扳折、美體舒壓油推等。越需要將動能透入個案肌肉深層的按摩操作越可能有職業病,例如一指禪、指壓、掌推、肘刺等技術。在每天長時間的力學衝擊下,許多按摩師有手指關節變形、手腕手肘疼痛、肩膀背部酸痛等職業病。民眾常常可以見到穿戴護具或身貼酸痛藥布工作的按摩師。

按摩師的職業病有可能來自於個人的技術不精,以違反運動力學的姿勢工作,當然容易有職業病。不過,本文要談論的是技術精熟的按摩師也避免不了的職業病。由於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是必然發生的物理定律(牛頓第三運動定律),因此按摩師的身體就相當於一直處在力量衝擊環境中,施力越多、越大力,就是給自己越重的打擊。在這個事實下,維護按摩師的身體健康與維持高效能狀態的服務水平,兩者本身帶有互斥的成分。要同時維護健康與維持高效能狀態,需要以專業的疲勞管理提供身體充分的恢復力。因施力而使自身受到衝擊之後,只要能能快速幫自己的身體解除酸痛,避免疲勞累積,使身體進入到放鬆恢復狀態,就可以避免按摩師的職業病產生。又或者即使已累積了一些職業病,也能靠著讓身體進入放鬆狀態與提升恢復力來解決問題。

從哪裡產生酸痛,就從哪裡解決問題

自從跟隨嚴師傅及其女婿陳師傅學成按蹻後(學習的故事請點此),在過去 15 年內我花了許多時間與金錢,三萬五萬地到處學各家整復、推拿、按摩、經絡調理和民俗療法。也購買許多中國的筋傷、推拿學的書籍以及西洋的筋膜治療、徒手治療、運動醫學等書,學習各種手法技巧與醫療知識。在東西方各門各派繁複的技巧教學中,我發現有個嚴重的共同缺失,那就是我所遇到的所有技巧教學,都缺乏了該技巧對按摩師本人的傷害與解決辦法。

前面說過,並不是所有操作技術都會有職業病(例如操作電療儀器的技術)。以槓桿原理為主,對關節進行扳、折的整脊整復類技術,四兩撥千金,職業病少;然而這類技術無法直接操作關節與關節之間的軟組織,導致許多我所面臨的個案需求無法處理,因此實務上我甚少使用(但對整復業的個案來說,這類技術非常充分夠用)。以脈衝施力為主,對軟組織進行擊打、抓捏的推拿類技術,瞬間發力衝擊,略有職業病;然而這類技術與刮痧、拔罐、刀療、拍打功等,都只能作用在表淺層的軟組織,所以對於個案有深層組織需要照顧時,則仍須使用其他技術才能符合個案的需求。以持續對軟組織壓揉為主的按摩類技術,在不間斷地施力與接受反作用力的過程裡,最容易造成職業病;以個人實務上的情形而言,這類技巧能夠處理的問題最廣,因此我個人最常使用的是按摩類的技術。以下針對按摩類的技術接續討論。

在按摩類的技術當中,有輕柔的撫摸,也有深層的重壓。施力輕柔,按摩師就不會受傷;但是施力大,才能將力量貫透到個案軟組織的深層,同時也會累積出按摩師的職業病。由於手法的種類與變招過於多樣,一一講解恐怕篇幅過於龐大,因此在這裡我僅列出最容易造成按摩師職業病的常用技術。並且務實地說,只要把這幾個技術掌握好,在臨床上就非常夠用了!幾乎沒有不能解決的問題。但也因為太頻繁使用,就更容易產生職業病,所以讀者留心這些技術的疲勞位置,只要做好疲勞管理,將疲勞解除、讓身體放鬆恢復,就能避免職業病,甚至解決長久以來的困擾。

技術與易受損部位

以下用圖片來說明各個實用按摩技術。技術對身體最容易造成職業病的部位,將以紅色將該部位圈起來。並以藍色箭頭來標示作用力與反作用力。部位描述採口語化位置描述,不採醫學專有名詞,使多數讀者能看圖看文即瞭解意義。


圖二、一指禪
一指禪。類似技法有指針、劍指、刺、點、掐、捻、插。特色是力量集中專注於一點,所以可以將力量傳達入個案的軟組織深層部位。這個技術對於手指第一關節帶來非常大的負擔。按摩師在運用此術後,應記得針對承受反作用力處自我放鬆。


圖三、指壓
指壓。類似技法有指按、疊指按、指腹揉、按揉、旋推。力量集中於指腹,略帶有一些水平方向的施力。這個技術對於第二關節和指掌間的關節帶來沈重的負擔。按摩師有拇指不靈活或拇指酸痛的困擾,原因都出在此。


圖四、指推
指推。指推可以單手推也能雙手同時推,類似技法有撥、抹、掃、刮。這個技術將虎口打開,由第一指關節去推個案,因此對於手指本身的負擔小,但是反作用力會透過關節牽引傳導,直到拇指與手腕連接的關節處。按摩師手背的掌根部分,如果有凸起來一顆變形,時常酸痛,原因出在使用此類技巧後累積了疲勞缺乏放鬆恢復。


圖五、掌推
掌推。凡使用掌根施力,無論是推、擦、摩、按、壓、揉、擺、拂,或者雙掌同時施力的分、合、擠、搓,皆由腕關節承受主要的反作用力。因此許多按摩師在工作時會戴上護腕,為的是將手腕承受的力量經由護腕分散到前臂。由於掌推時可以用上按摩師全身的體重來推,因此反作用力可能使按摩師腕關節的筋骨走位。在自我保養上,除了放鬆腕關節之餘,還可能需要將腕關節歸筋復位。否則,帶著手腕痛的職業病工作是必然的結果,當痛到無法承擔時,就只能降低服務品質,讓手腕偷偷休息。這是許多按摩師心裡的痛。


圖六、掌側推
掌側推。類似技法有滾、斬、掌側擊、合掌扣。這類技巧對腕關節靠拇指的負擔最大,臨床上,還可能影響到按摩師的手肘關節。因此在使用這類技巧後,應當為自我的手肘至腕關節都做好保養,才能避免職業病,並保持高效能狀態持續服務個案。


圖七、抓握
抓握。類似技巧有彈筋、撥筋、拿、勾、啄、捏、挪、擰、夾、扯。這些技巧由多個手指同時受力,因此最可能造成手指旋轉外翻,雖然多數時候不影響工作,但四根手指外翻就會給人按摩師職業病的不良印象。因此平時應做好四指的放鬆歸筋保養,才能持續給個案最佳狀態的服務體驗。


圖八、肘壓
肘壓。包含一切平壓、頓壓、及使用手肘做掌類技巧的操作。這類技巧常用於個案僵硬的肩膀、腰部及厚實的臀部,利用體重與堅硬肘關節將力量透入個案的軟組織深層。許多按摩店會禁止按摩師使用肘類技術,一方面擔心員工技術不良造成客人受傷,另一方面則是此技術常讓客人痛的哇哇叫。不過也有許多軟組織僵硬的個案,主動向按摩師提出肘壓的需求,因為唯有肘壓(或足踏)才能提供個案最大的力學能量。這類技巧對按摩師的損耗在於肩膀與背部,因此按摩師若有肩背酸痛問題,原因可能來自於未排除肘壓反作用力帶給身體的負擔。

以上討論的是反作用力帶給身體的負擔。臨床上,按摩師接的個案越多,相當於不斷地叫肌肉出力,這時候要考慮的不僅是自身的放鬆保養,還要考慮細胞代謝恢復與熱量營養補充。我將這些牽涉酸痛與效能狀態的管理,統稱為疲勞管理。做好疲勞管理的按摩師,才能避免職業傷害,並持續保持高效能狀態提供最佳的服務。

關於邪氣的經驗

邪氣,這是個非常玄的東西,有些人稱為病氣,有些人稱為負能量。這在各個現代中醫書籍或者西洋醫學書籍上都找不到關於邪氣的論述。個人猜測原因可能有三種:(1) 醫師欠缺親力親為的歷練,所以不知邪氣為何;(2) 著書者尚未研究清楚邪氣為何,擔心貿然談論會被列為靈異治療之流;(3) 多數按摩師不具備著書之論述能力。無論原因為何,我在本文要深入探討邪氣的現象,以期未來的人能跟進研究,闡明邪氣的本質,讓邪氣不再是按摩師之間的經驗交流,不再是神話,而是明明白白的自然現象。

邪氣帶給按摩師的影響不一,可能頭暈、欲嘔,可能胸悶、手腳麻、肢體酸痛。原因為何我不知道,但這些我都經歷過,而且持續在經歷中。我過去曾在國立中央大學的中醫社教導按蹻,學期間有帶領學生出隊至偏遠山區服務,有在校內例行性公開免費服務。學生們偶爾接觸到一些身負重病的個案時,會表示說當手接觸到個案後,就有從手指麻到手臂的不適感。也有部分同學反應有身體沈重、四肢冰冷等現象。

我自己的經驗。服務完一些肩頸嚴重酸痛的個案後,自己的肩頸相同部位可能會有一些酸痛。服務完一些腰臀嚴重酸痛的個案後,自己的腰臀相同部位可能會一些酸痛。簡單說,就是個案身上彷彿有種「邪氣」,會從個案身上跑到按摩師身上。然後個案自己會覺得獲得能量、放鬆、輕鬆有精神、很舒服。

坦白說,我即使書讀到博士,也尚未能解釋與證明邪氣現象。目前能做的事就是見招拆招,當邪氣傳到自己身上時,就不當它是邪氣,而是單純的酸痛。再依照酸痛的處理方式,解除自己的酸痛,就沒問題了。少數會頭暈、嘔吐的例子,也只要適當休息,到戶外樹蔭下赤腳在草地上走走,問題也很快就解決。我不認為邪氣是靈異現象,而是某種需要更多研究才能闡明的自然現象。在它的真面目被揭發之前,有志於學習按摩的後輩別擔心邪氣是什麼鬼怪的問題,一旦服務完個案後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就把自己當自己的個案來解決問題即可。

東方有句諺語:「百病成良醫。」也就是自己有罹患一百種疾病,並擁有從疾病中恢復健康痊癒的方法與經驗後,這人必成為優秀的醫師。因為他的醫療技能不是來自於書本上講的學理,也不是西方講的同理心,而是東方基於感同身受的實證醫學,每一招都經過確實讓自己從疾病恢復健康痊癒的檢驗。有志於提供按摩服務的人,應當正面看待「邪氣傳染」這樣的體驗。因為它讓按摩師有等同於個案的親身經歷,能解決自己的問題就等於能解決個案的困擾,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學習方式了!

結論

一位優秀的按摩師,其對技巧的要求相當高。打個比方,首圖裡的撐竿跳選手,他需要在全力衝刺時,保持身體的穩定度、空中的平衡感、肢體的協調性,才能跳得高又安全。在用力的過程中只要有一個閃失,就可能給自己帶來嚴重的傷害。

其次,按摩師要有疲勞管理的專長。無論是自我保養、休息、營養補充等,都要做好管理,如此才能避免職業病,同時持續保持在高效能狀態,提供個案最佳的服務。

最後,邪氣現象固然存在,但不建議做靈異聯想。應當視為讓按摩師能與個案感同身受的機會,學習把自己的問題解決,獲得更多解決個案困擾的能力。

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大家,在學習各種療癒酸痛的方法時,記得做好疲勞管理關心酸痛的朋友們,如果想認識更多相關知識,請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按讚,並追蹤消息,以取得第一手發佈資訊。如果您有任何的疑問或意見,歡迎到關心酸痛療癒之家的粉絲專頁,我們都會在那裡直接互動。希望大家都健康、豐盛、幸福。



作者資訊
李侑青
國立中央大學資訊工程博士
第七屆台灣省藥用植物學會理事長
田徑隊運動傷害防護教練
臉書:李阿青 (fcrdxesz@hotmail.com)

圖片來源
首圖:SD Dirk/flickr CC By 2.0
圖一:Pixabay CC By 0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
本網站內所有資料之著作權、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包括內容、文字、圖片、聲音、影像、程式碼等均為李侑青所有或經作者同意合法使用。